他们是不是在替我们生病?

在我耳边响起:“既然这类病发病率这么高,肯定有相当多的人罹患。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是不是如同罹患其它严重疾病而造成残障的人群一样在替我们得病、为我们健康人群做出了部分牺牲呢?我们真的应该好好照顾他们!”

原岩波,医学博士,精神科主任医师,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精神卫生专业,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助理,挂职北京市海淀区卫生计生委主任助理和海淀区精神卫生防治院副院长。他每天面对的病人是非常特殊的人群—精神疾病患者。

我是10月27日在北京大学医学部护理学院参加精神卫生社区康复方案专家研讨会上见到原岩波主任的。此次研讨会的主题为 “优质精神护理 健康回归社区”。

精神疾病已成为亚太地区第二大健康问题。我国在2013年就有超过1亿精神障碍患者。其中,精神分裂症的患者有1800万,抑郁症患者超过9000万。其中,精神分裂症首次发病年龄相对较早,一般都在15到35岁之间,患者失去学习和工作的可能性较高,造成国家严重的社会负担。

由护理专业领头的多学科社区康复模式能否成为早期干预精神疾病、社区包容精神患者,乃至帮助患者重返社会的主要机制?

针对这一问题,北京大学护理学院携手精神卫生医学专家、护理专家、工娱治疗师、社会工作者等多方专家,探索如何从社区层面,以手工花艺为康复载体,联动家属及社区力量,建设可以帮助患者恢复社会功能,过上正常生活的社区康复新模式。

通过以护理带头,多学科联动,帮助精神障碍患者通过社区医疗康复服务顺利从医院治疗过渡到家庭护理,更好地重返社会,重新绽放生命精彩。

说起精神病人,许多人的态度都是唯恐避之不及。“他有精神病,千万别理他。”我们从小受到家长这样的提醒。

在我居住的大院里,就有好几个这样的患者。至今,我看到那些人还会躲着走,害怕他们会突然破口大骂,冲过来袭击伤人。

专家们提出,精神疾病目前已成为我国严重的健康问题之一。与会专家提出,由于首次发病年龄相对较年轻,患者失去学习和工作的机会较大,造成患者及家属承受着极大的疾病负担。

国际上领先的以患者为中心、基于社区的一体化医疗服务,通过多学科联手帮助精神障碍患者获得康复。

现阶段我国的治疗模式主要集中于专科医院隔离治疗,患者病情好转回到家庭后,却由于家属缺乏专业护理知识及患者服药依从性低的问题,造成病情反复发作加重疾患,由此导致精神障碍病患者难以回归社会。

目前,我国治疗精神障碍患者主要方式集中于精神专科医院的机构化治疗。这些医院往往都处于远离人群的偏远地区,并采取封闭式治疗模式。患者经过长期的医院隔离治疗后,症状能够得到缓解。

但是,当精神病患者从医院回到家庭后,由于患者家属缺乏护理知识,同时精神障碍患者特别是一些重型患者往往会发生藏药导致中断治疗的情况,因此病情复发屡屡发生。

理想的精神障碍疾病治疗应采取以患者为中心、基于社区的一体化方式。而我国目前精神卫生服务资源严重短缺。

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统计,全国共有精神卫生专业机构1650家,精神科医师2万多名,平均1.49名/10万人口,而全球中高收入水平国家平均为2.03名/10万人口。

这些医疗资源覆盖专业医院治疗需求尚显不足,所以,以患者为中心、基于社区的一体化医疗服务需要多学科资源协作,解决患者所需。

国际上有报告指出,要改变现阶段集中于医院机构化的治疗方式,一方面需要转变治疗地点,精神疾病护理不应该在与社会隔离的机构中进行,而应由社区提供以患者为中心的一体化医疗服务。

另一方面需转变治疗模式,应由精神病医生、护理专家、心理专家、专业理疗师、社工等组成多学科团队,让患者可以在疾病限制下仍能够过上满意、充满希望和回报社会的生活。

在国际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去机构化,通过以患者为中心、基于社区的一体化精神卫生服务改变传统精神障碍治疗模式。

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15年发布的《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2015-2020年)》指出,我国未来需积极推行“病重治疗在医院、康复管理在社区的社会资源提供精神障碍社区康复服务。”

据了解,国内部分地区已开始积极尝试精神卫生社区康复服务,上海长宁区的“社区融纳”重型精神疾病服务模式提供了自然、真实的社区康复,帮助患者适应社会。

北京朝阳区运行的“医院-社区-家庭”无缝衔接模式,则通过多学科协作模式,在社区开展了一系列的精神障碍患者职业培训和工作能力恢复训练,积极帮助患者重拾社会工作能力。

原岩波向我提供了海淀区这些年来在精神卫生领域所积累的一些经验。多年来,海淀区紧紧围绕让精神疾病患者回归家庭、社会、正常生活这一主线进行了多年探索,建立起“医院-社区全程自助化精神康复链”模式,打通了从患者入院到回归家庭的各个环节,包括“封闭式院内康复-开放式院内康复-家庭式居住康复-自助式社区康复”,实现从医院到社区,从封闭到开放的全程康复,使患者得到全程康复。

海淀区还成立了精神卫生综合管理工作领导小组,由区长任组长,副区长任副组长,成员单位包括区综治办、民政、残联、财政、公安及区卫计委等25个部门和全区29个街镇,形成了全区一盘棋的精神卫生综合管理工作机制。

在29个街镇还成立了精神卫生综合管理小组,积极落实属地管理职能,将精神卫生工作做实做细。区财政也不断加大对精神卫生工作的支持力度,“十二五”期间,全区累计投入精神卫生工作经费3665.6万元,其中2015年投入1169.4万元。

作为全国精神卫生综合管理试点区,海淀区将以开展“全国精神卫生综合管理试点区”为契机,加强依法管理,积极整合区域资源,全面提升海淀区精神卫生综合管理的整体水平,进一步整合政府各部门资源,形成区域内精神卫生综合管理格局,并打造严重精神障碍管理系统/康复系统及心理健康促进系统,提升严重精神障碍检出管理水平,实现社区精神康复全覆盖,并全面提升居民心理健康水平,全面控制肇事肇祸事件发生。

在这些社区精神康复模式中,护理人员在患者心理辅导、信任感建立以及面向大众的疾病知识科普宣教等方面担任着重要角色。由此可见,以患者为中心的社区精神康复模式对改善我国精神卫生治疗现状有着积极的意义。

强生今年将公司在美国开展10多年的护士行动项目引入中国。该项目在美国过去10多年成功举办以来,成功招募新护理人员超75万人,各大医院新招的注册护理人员数量增加了25万人,社会对护士的认知有了很大改观。

此次强生支持北京大学护理学院举办的专家研讨会仅是北大精神卫生社区康复调研与干预试点项目的一个开始。该项目集结了社会各方的资源,由护理专家带头,联手精神卫生领域医学专家、工娱治疗师、社会工作者等,希望通过探索社区康复新模式,帮助精神障碍患者顺利从医院治疗过渡到家庭护理,使患者重拾工作能力,更好地重返社会。

同时,借此创新康复模式的探索,通过社区护理人员的优质护理及社区教育使病患家属更便捷地获得精神卫生康复知识,分散医疗机构的教育负担。

与会专家们认为,以患者为中心,基于社区的一体化精神卫生康复模式是帮助精神障碍患者重返社会的必要途径。在治疗精神障碍疾病过程中,医院治疗、社区康复和家庭护理,缺一不可。

北京大学护理学院尚少梅院长强调,护理人员在精神卫生康复中担任了重要的承接角色。护理人员不仅需要承担在医院治疗期间的护理工作,当患者病情好转回归家庭后,更需要通过对精神病患家属的教育,使其快速有效地掌握精神卫生护理知识,帮助患者家属更好地照顾患者,使其能够顺利重返社会。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