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场上“远程发炮” 记赵蕊蕊拍广告(图)

新闻点眼:“女排之花”赵蕊蕊在赛场上的飒爽英姿我们并不陌生,但她在镁光灯下的一颦一笑大家可能就不多见了。赵蕊蕊在年初曾为其代言的一个体育用品拍摄了一则活力十足的电视广告,目前该广告已进入后期制作阶段,而记者也从制作方获得了“女排之花”拍摄广告的第一手花絮。

一群篮球少年正在球馆里热火朝天地比试飞身“入樽”。这时,过道里出现了3名排球女将,为首的正是中国女排“第一美女”赵蕊蕊。看到世界冠军经过,篮球少年们停止了比试,他们用挑衅的眼光上下打量着赵蕊蕊,突然,一个篮球少年运球腾空飞起背身投篮,而紧接着又投进了一个远距离的三分球,“入樽者”得意洋洋,并用眼神向赵蕊蕊发出了挑战。赵蕊蕊自信地看了看手中的排球,再扫了一眼篮框,缓缓地把球举起抛向空中,勾手曲坠,她把球准确无误地“发”进了篮框!更让篮球少年吃惊的是,赵蕊蕊此后又接连以不同的方式“连珠炮”似的把排球接二连三地“发”进篮框,最后一球更是从后场发出后飞速直入篮框———篮球少年们此时看得目瞪口呆,而赵蕊蕊则嫣然一笑……

读者千万不要误会,以上可不是真实的场景,这只是赵蕊蕊出演的《康威·比试篇》的广告情节,她在这个以“运动无界、快乐无限”为推广意念的30秒广告中没有台词,基本上是在表现自己。

这个广告是在广州的一个摄影棚内完成的。当天早上7时多,摄制组就已来此调试灯光,导演坐在两台小电视前监控着,争取在赵蕊蕊到来前把前期工作全部完成。早在广告开拍前一个月,摄制组就从几十名体院学生中挑选出10名俊男美女作为群众演员。这些演员当天清晨就到达拍摄现场化妆等候。

赵蕊蕊当天的拍摄时间只有大半天,尽管广告只有30秒,但她要完成的动作有10多组,除了拍摄电视广告外,还要拍摄4款平面广告,每款也大约耗时半个小时,这样一来,她当天的工作量其实相当繁重。因此,为了尽量节省赵蕊蕊的时间,摄制组把一切能够提前的工作都完成了。

拍摄当天,赵蕊蕊化了一个粉红色的妆:浅红的眼影、粉色的腮红及有粉色闪粉的口红,这让她显得更加青春亮丽。选择这个色系为赵蕊蕊化妆,是因为她曾做过测试,结果发现最适合“春天的颜色”,因此,赞助商为她特别设计了这一粉色彩妆并配上一件订做的粉红运动外套。

负责化妆的邵帆小姐告诉记者,“赵蕊蕊的皮肤很细腻,所以不需花时间为她遮掉青春痘什么的。”虽然赵蕊蕊的皮肤好,但其肤色并不均匀,眼睛和下巴等部位的皮肤颜色偏黄,而脸颊则白里透红,“如果肤色不均的话,上镜就显得脸色发黄了。”另外,赵蕊蕊还有点黑眼圈,因此,化妆师还要用遮瑕膏把其“熊猫眼”淡化掉。

但是,这位“女排之花”也有让化妆师哭笑不得的时候,“赵蕊蕊在等待拍摄时常常托着腮帮,这样脸上的粉就很容易被抹掉。”所以,化妆师不得不经常为她补妆。

“可以了吗?”“还不行啊?”这是赵蕊蕊在拍摄期间说得最多的句子。尽管她只需要在广告中饰演自己,但这与日常训练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在所拍摄的10多组动作中,难度最高的要数赵蕊蕊在后场将排球直接“发”进篮框里。为了达到效果,摄制组把这个连贯动作分开拍摄,首先拍一个赵蕊蕊发球的镜头,然后再补上篮球入樽的镜头,剪接时再把两个镜头合成。尽管不需直接入樽,但导演仍要求蕊蕊的球必须发到篮板上,这样出来的弧度才能跟之后的镜头吻合。

“我拍完这个镜头要去买彩票,太难了吧!”赵蕊蕊认为要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把球发到篮框里有点不可思议。一次,两次,三次……连发8次她也无法符合要求。看着“女排之花”面露难色,在场的工作人员都齐声为她加油,第9次,排球差点就碰到篮板一角……第10次,终于成功了!排球擦过篮网坠落,差点就直接入樽,导演拳头一挥:“搞定!”

但意想不到的“悲剧”发生了:负责摄像的两位工作人员移动了机位!这两位工作人员的操作失当让导演勃然大怒,全场陷入了一片死寂。最痛苦的当数赵蕊蕊,因为她之前所作的10次努力等于全部白费,摆正机位后,她必须重新发球。为了鼓励蕊蕊提起斗志,大家又一次鼓掌打气,终于,有了之前的经验,赵蕊蕊这次三发通过,笑靥如花的她做出“V”字手势以表庆贺。

除了在镜头前重复相同动作外,赵蕊蕊还有很多工作。她要站在摄像机前让摄影师调节焦距,要站在布景板下让灯光师调灯光,还要按照导演的要求摆出不同的POSE。因为要赶进度,大家中午都没得休息,赵蕊蕊也不例外,但习惯了午睡的她还是有点不适应。导演考虑到赵蕊蕊的工作要延续到晚上,所以在调试灯光和拍摄位置时要求另外两名演员作替身,看着别人代替自己一站就是20分钟,赵蕊蕊非常内疚,她红着脸对“替身”说:“不好意思,让你们那么累。”

电视广告的拍摄直到晚上8时多才完成,之后,赵蕊蕊仅休息了20分钟,就接着开始拍摄平面广告。当天气温有20多摄氏度,但对穿着短衣短裤的赵蕊蕊来说还是有点冷,当拍摄结束后,赵蕊蕊松了一口气:“我现在真是饥寒交迫啊!”

赵蕊蕊给人的印象是个“酷妹”,其实,她个性温和,只是不习惯面对陌生人:“对着不熟的人笑不出。”赵蕊蕊向记者谈起了自己的3个过去与现在,23岁的她坦言自己成熟了。

赵蕊蕊说13岁、14岁是她的“疯长期”,“我爸说那时候我简直是一个月长1厘米。”赵蕊蕊的身高曾为她带来了不少烦恼,走在路上总有100%的回头率。现在,她已经习惯了大家的仰视:“别人好奇也是正常的,他们都想知道这么高的女孩到底是谁啊。”但她也觉得再长高会带来更多的不便,“教练希望我还高些,但我觉得够了。”

赵蕊蕊右膝曾动过手术,也因此错过了1999年的世界杯和2000年奥运会。赵蕊蕊说:“我小时侯对伤病看得特别重,有点伤病就不想练,教练觉得我有‘骄娇’二气。”现在,虽然赵蕊蕊还是不时会练出新伤,但她不再动不动就吵着不练了,“其实教练会根据伤病的程度来调节训练。”赵蕊蕊说。

虽然说中国女排是个融洽的集体,但赵蕊蕊还是实事求是地说:“女孩子嘛,吵吵嘴是很正常的。”以前,大家有矛盾就窝在心里,“现在长大了,”赵蕊蕊说,“有想法会拿出来沟通,这样也增进了彼此的了解。”夺得世界杯冠军后,媒体大多关注赵蕊蕊一人,但她谦虚地说:“其实,女排是个集体,我和其他队友都希望受到平等的关注,如果太突出不好。”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